关闭
瑜伽在线留言咨询 瑜伽培训咨询
瑜伽培训咨询
瑜伽加盟咨询
瑜伽加盟咨询
汉口会员咨询
武昌会所咨询
投诉建议

关闭

天竺瑜伽微信二维码
扫二维图案加微信

城市感觉 星岛随笔[组图]

发布:天竺瑜伽教练培训中心 发布时间:2010-02-17 02:31:00
新加坡航空公司,航线:北京-上海-新加坡,起飞时间:17:00。

  从舷窗望出去,云上看天,蓝得真美:纯净,清湛,贵族气。半个月亮贴在上面,很弱小轻盈的样子,仿佛是一张小小的纸花,只剪好了一半。往下看,薄雾似一层纱,淡青色,绷得紧紧的,上面零星地散了些碎棉絮。在想:该去抖一抖那纱,把棉絮兜起来。

  一直向南,飞机带我们穿越黄昏。云多了起来,窗外滚滚红尘,是夕阳的杰作。窗内呢?是殷勤服务的空中小姐和空中先生,带给大家温暖和清凉。小姐们衣着典雅:及地筒裙,椭圆领半袖紧身短衫,深蓝的底色上,浅咖啡色的叶蔓间或红、绿、蓝填空,细碎的白点在花纹的轮廓线上潜行;衣与裙的统一,正勾勒出一只只灵秀的景泰蓝瓶;不戴任何饰品,黑发在脑后梳成一个圆圆的发髻,自然、简朴、古典。忽然明白古代宫廷中的大花瓶为什么叫“美人瓶”;又想到罗丹发自肺腑的赞叹:“轮廓精美的瓶,蕴藏着未来的生命的壶。”

  人生如若初相识

  住地的院子里有株芒果树。主人不在,整座房子都租给我们这些来来往往的客人,自是没有人去管它。主干有合抱粗,不高,枝叶茂盛地占了大半个院子,挡住了门,侵占了路,可就是不结果!邻家院子里,好秀气的小树都挂满了果实,不知这边的大家伙看了羞不羞。我想,长叶子一定比长果子容易,没人管,它便捡容易做的事去做了。不过说实话,那疯长的油绿真是很可爱!

  街上的行道树不高也不大,长圆的叶子,像涂了层蜡,开白花,结的果比古巴甜橙还大,圆溜溜,硬梆梆;熟了,青里泛紫,落在路边,滚进院子,没人管它,清紫色的皮就脱掉了,剩了一个包着棕衣的大圆核,还没人管它,便发芽,生根,悠自长了起来,第一次见它便想:不知它落下时谁被砸过?什么滋味的?新加坡人告诉我:这是“梆梆果”,因为落地时会梆梆地响;叫我不要摸,因为果子有毒,对眼睛不好。我问:那为什么种它?答案很有意思:因为它一年四季都开花结果,而且不落叶。这又引起了我的好奇:这么热的地方,有什么树会落叶?回答又让我长见识:许多树到最热的时候,叶子就掉光了!

  路边,许许多多的草坪,大大小小,总有一丛丛的含羞草,走在路上,见到了就忍不住要去招惹一下,那敏感真让人爱怜;总想夹些叶子在本子里,却只能得到合拢的。曾拿两张纸去偷袭,想在它没来得及合拢时夹住,却总也没有成功。第一次见到含羞草的花,粉红色的小球球,毛茸茸的。好玩的是叶羞花不羞。也是,它长成这个样子,可怎么个羞法呢?

  在书的海洋里堕落

  无论到哪儿,书店总是我要去报到的地方。新加坡的书店除了卖书以外,还经营文具、纪念品、艺术品什么的。有一间书城,三层楼,被大大小小的书铺塞得满满的。其间商务印书馆的牌子让人感到好亲切。还有一个特点是你不一定买书,看到或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复印下来带走,店里就有复印机。无论什么书店都是开架的,你尽可钻到那些架子中去享受;而且,无论什么书店,一定都有一个孩子的角落。总有一些小孩子,甚至小小孩就坐在地上,把自己埋在书海里;大人也乐得把孩子寄放在这样的地方,自己去采购。曾经看到一个胖胖的小男孩,竟趴在地上,面对一本摊开的画书指指点点,嘴里还念念有词:“爸爸带我……”,看样子他还不到识字的年龄。父母来找时,孩子总会尽可能地把看的书放好,当然也忘不了向爸爸妈妈提要求。

  多星无月的夜

  傍晚,天怎么那么快就暗了下来。才不到7点半,夜的翅膀煽动着,赶得场地上的斗士们鸣金收兵,一队女子板球,一队男子足球,教练们的气焰也“强弩之末”了。足球队员大约都是自发的,脚痒痒了,尽可以把自己算到某一队,因为看到其间的几个欧洲人,颇似旅游者,不踢了,满身大汗地到路边树下提起那个装着所有家当的大袋子,向刚才的战友和对手挥挥手就离开了。

  这是国家法院前的一大片草坪,足有4个足球场大。法院是英国建筑,应该说是古罗马风格的。正面一排粗大的圆柱,中间一个白色的大穹顶。与法院并排,北面是议会大厦,同样的风格,却看得出它比法院年轻多了;一样的廊柱,但没有穹顶,便显得平凡。再向北,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是新加坡最古老的一座教堂,建于19世纪,通体的白色,直指蓝天的尖塔,拉丁十字的结构,被高大的相思树围绕着,遍地落满相思豆。教堂哥特式的风格与议会、法院的对比太强烈了,一面入世,一面出世么?无论如何,这一条线面对东方,将全国的商业中心隔在身后,宽大的草坪是它的胸怀吧?

  草坪南面是个小小的看台,在一个俱乐部的墙外。与俱乐部隔街对面是国家银行、国家博物馆和维多利亚歌剧院,均是奶黄色,剧院的廊柱很秀气。顶上有一个钟楼,红色的瓦顶,在远处高层建筑的衬托下,真像几块奶油蛋糕!坐在草坪边大树的根上,看这一片景色渐渐隐没在夜幕中,街灯亮了,背后不远的路上,汽车无声地川流着,车灯画出一道道亮线,夜生活的帷幔徐徐地拉开了。跨过路,就到了新加坡河畔,这里几乎已经是入海口了。沿岸是草地、花朵、树木装点的时宽时窄的小花园。其中有抗战纪念碑,还有一个新加坡河清污纪念碑,它是一个很现代派的家伙,不会锈得块块的铁皮,风大时会吹得它响,可能远看像帆吧,银色的帆,1988年修建,清污是义务劳动的结果。

  这正是入海处的喇叭口,其实海与河是没有截然界限的,只是不太远处高速公路的飞跃截断了看海的视线。有意思的是,高速上车不多时,竟觉得是一只只亮珠在滚。近处的对岸,是那个新加坡的标志:狮身鱼尾的 Merlion:两只眼睛是好大的两盏灯,张着大嘴,正面看好凶啊!像只披头散发的女鬼,很糟糕的一种印象,只好转到侧面,打破了对称的格局,就变得可爱了:白色的它,卷起大大的鱼尾,坐在深入海中的一个小小的半岛上,面向东北,只差一步就是水了;身后几株矮矮的椰子树婆娑着,一些游人在照相,夜景真的很美。

  趴在栏杆上与 Merlion 隔水相望,正涨潮,海水向我一下下拍打过来,哗哗地冲着堤;海风是暖湿的,都是夜的翅膀煽动的么?心也随着一起摇荡了起来。水仿佛被夜色加大了黏度,油腻腻的,曾经夜航过,只感觉像墨玉,也想起鲁迅在夜航去厦门的船上写信给小峰:夜里看海水这么温柔,真不相信它能淹死人。

  又在幻想:说不定哪天太阳东升时会惊奇:Merlion 不见了,天天被海风吹着,听着涛声,慢慢便有了海的灵魂,将来某一天它就会投入大海的怀抱的。

  这是一个多星无月的夜。

  遇雨

  下雨了,大概还早吧,好容易一个周末,可以赖在床上不起来。可雨不饶人似的,怎么说呢?狠狠地、狠狠地砸在走廊的天窗上。爬起来去看,真怕那玻璃会碎,甚至伸手去试试看是否有水会滴下来。还好,只是那平日一展蓝天白云的透明变成了蛋清色,急急的水流涂抹着变化不停的水纹,好一块磨纱玻璃啊!

  雨小了,也睡不着了,坐在窗台上听雨,看亮晶晶的水珠从洗得亮晶晶的叶子上滚落下来,那株芒果树绿得更神气了。白色的院墙,黑色的铁栅栏大门,半院青砖铺路,半院青草围在树下。草地上的蜗牛竟有孩子的拳头那么大,趁着雨天的凉爽纷纷爬出来觅食,平常是看不见它们的。到底是热带,这些家伙竟能长得这么大,我开始明白法国人为什么吃它了。

  院子对面,是一座泰国庙宇的侧身,坐在窗前,正好看见一个小亭子里挂着一面鼓和一口钟,它们竟在一起!也好,有个伴,省得孤单。我知道每天的两个6点钟,身着袈裟的身影会去认认真真地敲的,但好像只听到过钟声。现在,一切都仿佛睡了,好奇怪,细细的雨让一切变得更净了,真是一幅画!

  Go with the Wave

  老天爷一通发泄后,慵懒地收着尾,午间终于不再下雨了,只是还阴沉着脸。站在码头,远望印尼,绿得发黑的岛屿像罩在脏脏的烟尘中似的。一只汽轮,载着我们颠簸地驶向那边,当然不是去印尼,而是圣约翰岛,新加坡最靠国界的一小块土地。空中的水汽与船头激起的浪花融在一起,形成一团淡蓝色的雾,神秘兮兮的。当地人说难得碰到这么大的浪,这儿的海总是很平静的,太平洋与印度洋的交界处,当然也是分界处。

  天气让一切都热闹不起来,本来就很静的小岛更加安谧了,半小时一班的客轮载来了游玩的欢愉,但也很快被起伏的山丘、蜿蜒的小路、树丛、藤蔓吸收掉了,试着大叫,可声音就好像是水碰到了海绵。算了,我是来游泳的。 沿岸,防波堤围出了一块块的游泳区,真是跟岛的气氛统一,水也被驯服得静静的;沿岸,不宽的林荫路那边是伸延上山的草坪,草坪上站着淡蓝发灰色的小木屋,里面干干净净,可以更衣、冲淡水,无人看管。

  还是到海里去吧!深绿色的水,好热!仿佛比空气还热似的,于是使劲游向防波堤的缺口,去追寻那分清凉,那不安分的浪。坐在堤旁的大石头上看海,面前是一大块碎玉,是暗藏了无穷变化的绿宝石,白珍珠似的浪在宝石上勾出了一个个花边,心又一次跟着摇荡了起来。扑向碎玉,把那雾中静得不真实的岛抛在身后,听浪在耳边哗哗,任浪推来搡去,只是浮着,漂。想起小说的名字:“Gone with the wind”,我这是“Gone with the wave”,却发现被浪推回了缺口,想不安分也是要付出努力才行啊!把自己从海里捞出来,走上山坡,许多空无人迹的小房子藏在树丛中,大概是准备出租给度假的人们。高高的椰子树随处可见,其他的树便不认识了。盛夏里,没有蝉,却有许许多多的鸟儿在歌唱,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婉转”。山坡上到处是滚落的椰子,也有许多小椰苗;并非有人种,只是自生自灭;有一些发了芽,却还没有根,踢一脚,一个不太圆的大球就带着一根纤绿的辫子匆匆地去找另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了……

  返程的船来了,在船尾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海面上仍是雾蒙蒙的。排解不开的浓,一直将视线放在尽可能的远处,看海路两边的岛屿悄悄地、悄悄地往夜幕里退。终于,高楼大厦徐徐地从海中的山峰后面站了出来,初华的灯火预告着喧闹。这是现实,是每天要置身的现实世界。

  仿佛不愿梦醒,将视线收了回来,才发现坐在对面的是3个混血小姑娘和她们的爸爸、妈妈。最大的不过7岁,都有母亲亚麻色的头发,父亲黑黑的大眼睛。不知为什么,既是姐姐又是妹妹的那个在哭,脸上有泪珠在滚,睫毛湿湿的,撅起的小嘴被嘴角拉了下来,小脸憋得通红,见到我在看她,哭声一下子收住了,表情却一点没少地留在脸上。父母并没有管她,没有斥责,也没有安慰。这时,那个姐姐将一只发了芽的椰子递到她面前,仿佛在哄她。她不再看我了,抽咽着抓住了纤细的芽,把大大的球抱到怀里,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一定是在岛上捡来的,当她们得到准许带回家时该是怎样的高兴啊!

  明天,这只椰子便会被埋到窗下,和她们一起成长了。

  ■ CITY旅游情报站

  货币:货币为新加坡元。大部分银行可兑换旅行支票及外币服务。

  卫生:乱丢垃圾最高罚款为新币2000元,屡犯者除罚款外,更需承担清洁公众地方的社会服务。为保持地方清洁,新加坡严禁进口、销售及拥有香口胶(合理私人使用数量除外)。

  小费:政府禁止在机场范围内给予工作人员小费,也不鼓励游客在收取服务费的酒店或餐厅里付小费。

  禁烟:在公共汽车、地铁、电梯、戏院及政府办公大厦均禁止吸烟,餐厅及冷气购物中心也禁止吸烟。冷气开放的酒廊、迪斯科及其他夜间活动场所除外。

  饮用水:新加坡水质干净、安全,可生饮,游客无须煮沸即可饮用。

瑜伽教练培训优惠在线报名

全日制初中高级瑜伽教练培训每月前10名在线报名享优惠价4980元,另送价值200元的瑜伽特色课进修培训班现金券
联系姓名:
手机号码:
QQ/微信号:

瑜伽教练培训课程

全日制初中高级瑜伽教练培训

开班时间:每月1至5号开班

培训费用:5580元

咨询电话:13343446455

优惠内容:每月前10名在线报名优惠4980元,并送瑜伽进修现金券200元

本月优惠“4980元”报名"
瑜伽教练培训在线报名申请
天竺国际瑜伽学院瑜伽教练培训咨询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合作伙伴 媒体合作 招聘信息 财务账号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总部热线: 027-85552015 85769532 24小时服务热线:13343446455 邮箱:tzyoga@163.com

学院办公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汉口江汉区银松路136号东一时区大厦A座4楼

学院培训教学基地:湖北省武汉市汉口江汉区银松路136号远东花苑A座4楼(银松路东一时区大厦A座4楼)

学院培训招生电话:027-85769532 学院24小时招生热线:13343446455 汉口新华总店电话:027-85769533

天竺瑜伽(国际)中国区总部版权所有@2005-2017 鄂ICP备12001235号